几年前围绕《孔雀》是否是杨丽萍收山之作的谜团,终因全新舞剧《孔雀之冬》即将展开的全国巡演而尘埃落定。冥冥中杨丽萍也表示,自己喜欢雪花也正是因为雪花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。昨天,杨丽萍携《孔雀之冬》的主演乌鸦亮相北京,用肢体和语言的双重方式解读了这部即将于4月26日在保利剧院上演的冬日恋曲的生命思考。

  

  对生命的终极叩问

  借孔雀还魂

  “孔雀”一直是杨丽萍舞台形象的意象化身,从《孔雀公主》、《雀之灵》到《雀之恋》,孔雀见证着杨丽萍舞蹈人生不同阶段的生命之美,从绚烂、自由到今天的淡然沉静,

  孔雀,是鸟也是人,更是有情世界的芸芸众生。此次的《孔雀之冬》中,杨丽萍任艺术总监并领衔主演。舞台上,“舞神”以雀为形、舞动出“与冬天相恋,向死而生”的生命思考,可谓其穷尽半生功力,对生命的终极叩问。

  据悉,2012版的舞剧《孔雀》分为春、夏、秋、冬四个篇章,讲述了一个关于成长、人性和爱的故事,反映着人性的不同层面:光明与觉知、爱与奉献、迷恋与迷失、恐惧与贪执……看似孔雀的故事,更是关于人性、关于生老病死的寓言。而《孔雀之冬》则是把《孔雀》中原“春、夏、秋、冬”四幕中单取“冬”的篇章来延伸改编成独立的舞剧作品,表达关于生命的循环与真谛——为何生?为何死?孔雀是谁?谁是孔雀?我是谁?谁又是我?有生必有死,无死何来生?生即是死,死即是生。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生死如一。轮回之中传递生死命题。

  生命状态就如

  雪花般尘埃落定

  “花开花谢是必然的生命历程,我的年纪已然‘入冬’”,杨丽萍从不讳言自己的年纪,“我们都知道自己生的那一天,但没有人知道自己哪天死去。我喜欢冬天的雪花,喜欢月亮、孔雀、云。雪花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,而我现在的生命状态就是这种感觉。我们云南的藏族对死亡就不恐惧,我希望自己也不要恐惧,不要莫名的纠结,而是安静地感受尘归尘、土归土。”

  而在其舞台合作者乌鸦的眼中,自己从自由的现代舞舞者进入《孔雀》的演出时,感觉进入到了一个规范性的规矩中,但慢慢发现,规矩中又有不规矩,“杨丽萍老师不会一成不变,她甚至有着叛逆者的反向思维。直到现在,每一场演出前,她都会亲自对光,她对待作品是由心而发的。”

  身为白族人的心结

  将随《五朵金花》解开

  身为白族人,杨丽萍的心结是一直未给自己的家乡人编排一部作品。不过随着大理“五朵金花剧院”的落成,明年7月,舞台剧《五朵金花》将在那里驻演,“白族人擅长的歌唱将与形象性的歌舞在剧中结合。”

  而在《孔雀之冬》北京演出期间,水立方同时也将举办“潘祥记·杨丽萍——爱与生活,还有,时光”北京系列文化活动。同时,由“云南杨丽萍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”支持,邢台市孔雀当代舞团出品、青年舞蹈演员胡沈员创作的现代舞作品《流浪》也将于4月28日、29日在北京紫云轩上演,并于此间和北京舞蹈学院开展交流演出。

  文/记者 郭佳

  摄影/记者 王晓溪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